大丰生活网

首页 > 美容 > 湖南一村两女童在邻居家遇害 警方悬赏10万征集线索

湖南一村两女童在邻居家遇害 警方悬赏10万征集线索

大丰生活网 2019-01-21 14:28:36 编辑:侯晓玥 点击:19841
字号:T|T

万古悠悠,千载岁月然枯骨一堆,这就是道。真正重要的是血元果,这可是先天高手都眼馋的东西,一百年就结了九颗,就算是先天高手也要花费半生的时间来等待,越是到后面这血元果的价值就越能够显现出来。壮汉的左面肩胛骨、右侧大腿、腹部及左侧手臂上,都有一道被陌刀刺割的伤口,血透重衫,兀自汩汩而出。

“袁小哥,没想到竟然在瑶池能够碰到你!”那名阴森的修士顾不上伤势,从角落里咧着嘴走了过来,向他施礼。“老管家,矿业所的情况如何?”

  春运“票圈”有挣扎也有温暖

  随着春节临近,春运车票的抢票高峰已然来临。在抢票大潮中挣扎的你,现在也许崩溃不已,也许焦躁烦闷,但总有一些人,在挣扎背后打开另一扇窗户,让春运“票圈”里的那些故事变得温暖人心,充满力量。

  ■杨建康(隧道建设者)

  帮工友买票 举手之劳让人心生温暖

  这是我来到大凉山的第3年。临近春节,不少工友委托我帮他们购买回家的火车票。

  2019年1月初的一天,亢天才等4位工友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工作后,走进我的工作间,向我提出一个需求,希望我能帮他们购买春节回家的车票。这是每年春运抢票前夕都会发生的事情。

  我们的施工地,位于四川大凉山小相岭。工地上很多工友有着类似的买票困境:一些人不识字,也不了解智能手机上五花八门的抢票软件;在山里,手机信号不太稳定,相比之下,他们更信任“电脑的网速”;开车去最近的火车站也要30多分钟,他们害怕错过最佳的买票时间。

  就这样,每年帮他们买票,成了我春节前的必修课。在我的12306常用联系人名单中,大多都是工友的名字,人数满了,我删一些不常用的,添加些新人……来来回回,我也不记得一共添加了多少人,帮助了多少名工友。但看着他们得知买到车票的愉悦神情,我突然感到这些举手之劳带给我心底一股暖流。

  ■吴淼(媒体人)

  朋友组团抢票背后的幸福感

  从2013年至今,我已经在北京待了5年。每年春节回家,都要经历一场“血雨腥风”的大战。往年,我都是孤军奋战,今年,我和朋友们组成抢票“军团”,一起并肩作战。

  2018年12月30日下午,距离放票还有15分钟,我们3个人聚在楼下Wifi最好的咖啡馆中,紧紧盯着自己的手机。这次抢票,我们制定了方案:每人负责2个抢票软件,同时刷票。

  朋友的助力,帮我节省了不少精力。往年工作忙起来,我总是忘了抢票这回事,甚至会错过付款时间。等闲下来再去看时,无数个抢票软件,各式各样的加速规则,总让人眼花缭乱,不由心生烦躁。现在,我们各司其职,每天在微信中“汇报”自己的抢票进度,顺便聊聊春节回家为家人带哪些礼物,等待车票的过程也就不那么令人烦躁。

  1月4日下午,我收到朋友的信息,我们的车票已经订到!取消抢票订单后,我们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组团抢票、结伴回家,因为朋友的加入,今年春运的幸福感明显提高。

  ■高云鑫(会计师)

  爸爸妈妈就是我的抢票加速包

  2008年,我从家乡哈尔滨来到北京上大学,毕业后留在这里开始职场生涯,前后算来,经历了10年的春节抢票。

  上大学那几年,互联网购票还没普及,抢票都要去火车站或代售点排队。大三那年冬天,哈尔滨室外零下20多摄氏度,爸爸不想看着我为买票一直发愁,他带着钓鱼用的小马扎,在火车站售票窗口排了一夜才买到车票。

  上班后这几年,网上抢票越来越方便,实在抢不到的时候,我也会买机票回家。但今年有了些不同,我和父母商量着去海南旅游过节。

  去海南过春节已经是很多北方人过年的新选择,机票也水涨船高,价格更贵也更难买。年底是我工作最忙的时候,“抢票”这件事让我十分头痛。

  2018年11月的一天,我突然收到妈妈的一条微信截图DD飞往三亚的机票确认单,乘机人是我。妈妈发来一段语音说:知道你工作忙,没时间抢票,就帮你订上了。

  抢票10年,我体验到了不同交通工具和购票方式的变化,但没有变的,是那张通往家乡的“票”。有“票”才能回家,将这张“票”送到我手中的,一直是爸爸和妈妈的爱。

  ■李茗怡(化名,在校大学生)

  有男朋友在就安心

  2018年9月,我们就注册了携程、智行、高铁管家等几个软件,选了3个备选乘车车次,分享好友加速,还特意找了信号最好的图书馆一角,就盼着能抢到回家的车票。2018年12月22日早上6时,我们来到图书馆,定好闹钟,一遍遍看售票信息。可惜的是,售票开始一秒后,页面就全灰了,一张票也没买到。之后,我们连续刷了半个小时,高速抢票的图标飞转,可还是没有成功。

  尽管男友一直安慰我,但我还是有些郁闷。3天后,男友像变戏法似地拿来2张火车票,他大摇大摆地求表扬,“就说我是不是超级靠谱!”后来,我才知道,他这几天不停地抢票、打电话订票,甚至还去售票处排了很久的队。但这些,我毫不知情,很幸运我们能在最好的年华里相互陪伴。

  ■钟然(化名,销售专员)

  爸妈在等我,倒3次汽车也要回家

  很早就离开家,到北京打拼,以前还能多回几次家,如今一年最多回去两三次。家里的妹妹告诉我,姐姐你多给爸妈打电话,他们最近老是念叨你,也常做你爱吃的水煮肉片,说没准你就回来了。

  “要回去多陪陪父母,工作越来越忙,以后能有几天呢?”这念头一出来,回家的心情分外迫切。可没想到,假请了,年货买了,行李打包好了,回家的车票竟一直抢不到。为提高抢票成功率,我开始在各种群里邀请好友加速,眼看没什么效果,横下心,开通了铂金会员,收到软件赠送的1.5倍抢票加速包、5张抢票券和抢票金手指。

  看着软件上抢票次数快速刷新,我稍微安心了点。但是,刷新了3天、抢票次数显示6万多次,还是没有抢到票。白花了钱还没有票,我有点闹心,最后取消了订单,想着不能退的会员费,心里有点堵。

  爸妈在等我,无论如何都要回家。最终,我选择了倒3次汽车回家。爸妈很担心我,说这么回家太折腾了,但我要回去,因为我知道他们在等我,不管什么时候回家,家里都会留着为我照明的灯,备着我喜欢吃的饭。

  ■路仕平(天安门民警)

  在别人的抢票故事中客串

  定闹钟抢票回家,还是我4年前上大学时候的经历,这几年没有再抢过票,倒不是因为回家买票容易了,而是我已经4年春节没回过家了。

  作为一名民警的我,今年仍然要在岗位上过春节。虽然自己不再经历抢票,我却时常在别人的春运故事中客串。

  去年大年三十中午,我正在执勤,有一名大学生模样的男生将他捡到的一张北京站始发的火车票和一张身份证交给了我。那时,距车票显示的发车时间只有1个多小时了。拿着这张车票,我第一个念头是失主很可能要赶火车回家,现在一定特别着急。我立即将这个情况发布了电台广播。过了一会儿,一个低头寻找东西的女孩子出现在我的视野中,上前一问,她就是失主。把火车票递到她手中后,她激动地告诉我,春节票难买,这张票是她费了半天劲儿才抢到的,如果丢了,不仅没办法补办,回不了家,也白白经历了那些抢票的烦恼。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觉得,能和天安门广场上的大家一起过春节是幸福的。大家的笑脸,由我来守护。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温维娜 张胶 田沐冉 来源:中国青年报

冰风城的堡主雷克斯迈出左列,跪地,启奏,道“末帅,有罪,请圣主,降罪?”毫无疑问在梦云山晨景的那处山巅之上,白衣少年独远转身的那么一个瞬间简直就是亮瞎了眼。

  宁浩新片首战春节档,黄渤沈腾和徐峥挑大梁  仨喜剧影星演绎“疯狂的外星人”

  本报记者 袁云儿

  黄渤、沈腾联手主演宁浩执导的春节档新片《疯狂的外星人》,那么谁来演片中的外星人?昨天,在该片的北京发布会上,这一答案终于揭晓:徐峥将特别出演片中外星人。

  距离《疯狂的石头》已经过去12年,《疯狂的外星人》既是宁浩“疯狂”三部曲的最终章,也是他第一次进军春节档。作为宁浩作品里的常客,黄渤感慨良多:“想当年误入‘疯狂的泥潭’,先从下水道开始,然后是骑自行车,这次居然都上天了,还有外星人。”沈腾表示,自己当年看完《疯狂的石头》后就非常喜欢,想跟宁浩合作。多年前他还曾试过《黄金大劫案》男主角的戏,但最后被宁浩拒绝,理由是年龄“看上去比角色长了几岁”,对此他一直耿耿于怀。“上一次是在《心花路放》中客串,通过自己的努力表现,终于赢得了这次演男主角的机会。”沈腾透露,片中他的角色是一个外表“很精很灵”,但内心很单纯的人。

  宁浩被公认为是在片场要求非常严苛的导演,对此,沈腾承认,跟他的合作“确实是苦”:“之前听说过他是处女座,拍完戏才真正了解了处女座。很多时候已经拍了十条八条,我都觉得已经不错了,而且还是全景,在成片里用不了多少,我听导演喊停的口气,心想是不是应该过了。渤哥对我说你太不了解导演了,这才刚刚开始。”而黄渤调侃,他之所以和宁浩有这么稳定的合作关系,是因为“没有受虐狂哪有虐待狂”,以至于拍完20条后,他会主动申请要不要再拍一条。

  因为涉及科幻题材,该片也成为宁浩的首部特效电影。他表示影片的难度不仅在于特效,前期拍摄时对演员的挑战也很大。“他们演的时候没有对手,要通过想象完成表演,而且几位演员的情绪必须统一。”拍摄过程中,甚至连摄影师都不知道该怎么拍片中有外星人的画面,常常问“导演,拍哪儿”。

  此前,外界一直以为徐峥这次会缺席他和宁浩、黄渤的“铁三角”组合,没想到他居然在片中出演噱头最大的外星人角色。他笑言自己很愿意做这样的工作,因为工作量大大减少,只是在后期制作中,技术人员抓取了他“几乎所有的表情”,不光有喜怒哀乐,还有郁闷、无奈等情绪。影片并没有采取常见的动作捕捉技术,可以实时看到徐峥的表情合成在外星人脸上是什么样。但徐峥说,自己在摄影棚只能看着黄渤和沈腾两人的表演影像做表情,还不知道最终效果如何。

找了一家客栈落脚,将马匹安置好,刚刚落座就有店小二热情的迎接过来。如此一来,无论对矿业所来说,还是对下井工人来说,恐怕都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姜遇伸手,想要将属于自己的这片仙桃取走,对于仙桃的妙处他早已有所了解,此刻能够吃到一片,内心很不平静。